商陆

1个小号

【韩叶】秋深路(上)

架空灵异



                  
路灯已经亮了,对街巷口的烧烤摊上一排羊肉串码起来,在炭火上飘着带烟火气的鲜香。叶修分出一点余光随着摊主蘸着饱满酱汁的小刷子移动,不自觉地舔了下唇角。任务接得急,他还没来得及吃晚饭。

“我去买?”韩文清松开绕在手腕上的围巾,棉织物软踏踏地垂在叶修身侧。他小小地呼了口气:“吃不成,这会儿我舌头都是凉的。”

韩文清闻言低头探究性地看了他一眼,叶修闪身往边上躲;“别搞偷袭啊我得防着点,你这是在玩火。”

“真玩火,你现在这个体温能把我给烧死。”叶修补充了一句。

韩文清沉默了一会,“你去西边接应,呆在这看着吃不了心急。”

“得嘞。”

走出两步,叶修回头挑了挑眉毛:“是我心急还是你心急啊?”

“再多嘴我亲不死你。”

“老流氓……”

氓字飘得很远,他们站在巷道间的阴影之中,叶修的身形忽地坍缩下去,一缕流动的墨色消失在夜色里。



叶修生来是纯阴体质,大夏天身上也凉冰冰的,入夜之后体温直逼零点。黄少天第一次见他,一口咬定他是冰雨剑灵,追着拿剑比划了半天要收服叶修。韩文清在中间挡了一把,剑身贴到韩文清胸口呲呲地冒出白烟来,黄少天大惊:

“你你你你是不是老王的熔岩烧瓶成精?瓶……瓶灵?有这个东西吗有瓶灵吗文州??”

“没有!”张佳乐抢答,“老韩跟老叶是森林冰火人!”

“……韩前辈是纯阳体质。”喻文州用伸得老长的法杖把黄少天勾了回来,“少天刚出(蓝溪)阁,行事莽撞,得罪前辈了。”




今晚的任务对象是鬼兽级别的大家伙,地点在市区,评级很高。

叶修猫在树上,手里一支几寸长的银质小伞轻轻叩着树干,这一带是附近一个小区的花园,透过林叶的缝隙能隐约看见林荫道上妇女和老人摇着扇子往回走,年轻人拎着快餐盒匆匆过去。这种小区是城市夜晚最安静的地方,没过多久晚归的人三三两两进了楼道,水泥路上只剩一地橙黄色的灯光。

二号楼B栋的影子投在花坛前面的地面上,叶修心里一动,目光在花坛边缘转了几圈,直觉告诉他今晚接应的活儿该归韩文清了,鬼兽的气在这里,这里是主战场。

总比闹市区好,善后工作要容易的多。

银色小伞敲击树干的节奏逐渐加快,叶修摸出几张符纸,点了点青碧色的边角,忽然顿了一下。

“混蛋王杰希。”他磨着牙齿,捏住符纸低声念启动咒:“我们一起学猫叫,一起喵喵喵喵喵……”

与周边地面界限分明的楼影忽然被加了高斯模糊,边缘极淡地向四面迅速蔓延,阴影不断加深。叶修看准时机把符纸飞机扔了过去,青灰色人影随即从树上掠过路灯直扑愈来愈重的阴影。靠近花坛时叶修听见了令人牙酸的咀嚼声,阴影覆盖的地面从下面传来棺材开盖一般的吱呀响声,深红色的液体向上渗。叶修手里的银色小伞已经大了几倍,伞尖重重地当地一划,四下雾气翻涌,人鬼悉皆消散。

他把鬼兽扯进了虚空。



虚空是李轩跟吴羽策的地盘,本体是位于阴阳两界之间的一条界面裂缝。这几年随着联盟发展被不断开发扩大,里面到处立着镇鬼碑,鬼气在里面比阴间阳间都要弱。任务对象体型过大不宜当众解决的时候驱魔师就把鬼物拖进虚空里镇压,用行话讲就是关进小黑屋再打。

不方便的一点是驱魔师在里面跟外界失联,每年都有几个菜鸡在里面被鬼物拖死,失控的鬼物吃了低等级的小鬼疯长,最后被发现经吴羽策一顿毒打才消失。李轩跟肖时钦最近在合作的项目就是架起虚空跟阳世的通讯网,暂时还没什么进展。



鬼兽一进虚空就匿去了踪迹,叶修并不着急,他手里捏着根暗绿色的丝线,之前放的符咒是追踪符。四下都是一片灰蒙蒙的雾气,虚空除了李轩吴羽策待的地方和镇鬼碑就没什么实物了。叶修转了一会儿,望见了这个坐标上的镇鬼碑。

是个半身人像,叶修从背面看去觉得身形相当熟悉,转过去一看不禁给虚空双鬼鼓了鼓掌:这镇鬼碑雕的是韩文清。

凶神恶煞的雕像立在雾气之中,叶修盯着雕像的眉眼看了一会儿,咂了咂嘴决定快点完事去跟韩文清会合。

他猛一合掌,收束掌心的暗绿色丝线,整个人瞬间作一道虚影破开了浓雾。鬼气扑面而来,雾里赫然翻涌着几千几百声音调不同的鬼哭。

叶修掂了掂伞冲进鬼群,那鬼兽生前恐怕是待产的雌性,这会儿已然成了鬼母,生下来不计其数的怨婴。

到底什么玩意儿一窝能生这么多,叶修撑开银伞护在身前,从业这么多年也没听说过啊。



他陷入了惯常而更加凶险的恶战之中,鬼化之后的生灵早已失去了生前的面目,膨胀异化得不成样子的身躯像是鬼蟒和九头鬣扭结在一起,浓密的黑色长毛从黑色鳞片和裂开的伤口之间生出来,随着雾气和鬼兽的蠕动不断颤抖,如同腐黑的海带招摇在地狱里。

怨婴拉长成扭曲的人形嚎哭嘶鸣,千机伞面上泼满了粘稠的鬼血,叶修手里凝着风聚成的长矛,依次捅碎身前身后的黑色影子,飓风包围了鬼兽的子母群。暴烈的银光劈向鬼母,他在横亘巨兽身躯的伤口里看见了一口血红色的棺材,墨黑的血液源源不断地涌进棺材里。

野史曾经记载过唐朝以前蜀地人血棺的野蛮风俗,白檀木打好的棺材用童男童女的血泡成红色,失血死去的孩子由高僧做成古曼童放在棺材里陪葬。

叶修倒吸了一口凉气,包裹着血棺的鬼兽始终没有露出成型的面目,而四周漂浮着的怨婴却皆是人形。说到底眼前的根本不是鬼母和鬼子,而是棺灵和血棺制成以来荼毒的幼童魂魄。





解决了这么个玩意儿,叶修心里没有半点轻松的感觉。他抹了把脸,沾了一手黑血,腥臭的气味久久不能散开,棺灵消散之后灰蒙蒙的地面上只剩下碎成渣的黑红色木片。

饥饿和压抑的情绪拖得叶修有一瞬间的昏沉,他站在原地跺了跺脚,回身朝镇鬼碑的方向走。雾里突然走出来让他心头一喜的人影,叶修一愣,苦着脸退了两步:“老韩你别过来,我现在特别臭。”

韩文清蹙着的眉头化开,步子没停:“我不在乎你身上是什么味道……”

“……”

叶修:“如果我身上有王杰希的香水味呢?”

韩文清居然笑了:“我说了我不在乎,我只想看看你现在好不……”

“我很不好,”千机伞当头劈过来,“你他妈哪来的妖魔鬼怪?!”

伞尖刺中的地方喷涌出黑色的鬼血,叶修手腕上青筋暴起。




Tbc

暴躁老叶,在线驱鬼

















评论(8)

热度(23)